腾讯分分彩

来自 腾讯分分彩走势 2018-11-21 21:08 的文章

清明讲个鬼故事——谋代鬼(改编自道听途说)

今天要讲的这个鬼故事发生在皖南歙县,是改编自潘纶恩的《道听途说》。潘纶恩这个人很有意思,一辈子没有考取功名,做幕僚为生。回乡以后专门搜集一些胡扯八扯的故事。这些故事发生的地点大部分是在徽州地区。当时有人问他搜集这个干什么?他说:“今后我这个人就靠这个传下来了!”
我们村克明大伯擅长说鬼,如果要追溯我的文学师承,克明大伯肯定算是我的领**。秋冬季节,夜长昼短,我们村的小伙伴们吃完晚饭就忙不迭的要到克明大伯家听他讲经。我们那里把讲故事称为“讲经”。听克明大伯讲经也不能白听,从家里大人的烟盒里抽一两支香烟带上。他讲到关键时候喜欢拴个“扣子”,然后假装在身上摸香烟。这时我们就适时给他递上一根烟,他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,过半天才从嘴里放出一条线,烟气在空中徐徐的弥漫开。然后他把煤油灯的灯光旋暗一点,嘴里还自言自语地说:“太亮了,费油!”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他是在营造一种紧张的气氛。
像电影大师希区柯克一样,他也是制造悬疑的高手。他的带入感是通过当地我们熟悉的地名、人名、器物,甚至风俗习惯,很有耐心的一步一步把我们引进去,直到我们成为故事的参与者。他说的鬼主要出没在我们老家村子附近,不是黄家大包,就是柳树井那边,都是我们日常放牛或者玩耍的地方。因为场景熟悉、人物熟悉,所以更加害怕。他说的某家某家闹鬼,这些人家我们都认识。他说完只是叮嘱我们不要去问人家,到时候人家找上门他就不好给我们再说了。
农村里黑得早,等他说书结束的时候,所有的人吓得尿也不敢撒,互相紧张地看着。大家一个拉着一个像螃蟹一样不敢松手。他打了一个呵欠说: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睡觉了。都回去吧!”喊几遍没有一人动窝,他叹一口气说:“妈的!都是小胆鬼。胆子这么小还要听鬼故事,这不是自找的吗?好好——我来点个灯送你们回去。”他从床角落里摸出一个破灯笼,然后点上。一家一家把我们送回去。我们拉着克明大伯的衣角连头都不敢回。虽然被他吓得半死,第二天晚上仍然急不可耐的跑过去听他说鬼。
所以说鬼故事制造现场感非常重要。我在汤口的时候晚上给同事说鬼,也采取他的这种伎俩。半夜里月光从窗户照进来,山上的猫头鹰凄厉的叫起来。我们屋里几个同事把身上的被子拥紧,然后喊我:“给我们讲个故事吧!”我们屋里的几个同事都是司机,我先给他们说猫头鹰在窗外叫一般来说没有什么好事,某某地方猫头鹰叫了第二天屋里头人就死了。然后给他们讲了一个司机开车下山的时候忽然气刹没有,然后直接翻到山崖下去的故事。这正说到紧要关头,忽然我们屋里的天花掉了下来,然后砸在一个同事放在床头的水瓶上,腾起一阵白烟。我一个同事吓得连声都变了,都带哭音了。他战战兢兢的喊:“别说了!明天还让不让人上班了。”说完浑身裹在被子里不住的抖。
今天要讲的这个鬼故事发生在皖南歙县,是改编自潘纶恩的《道听途说》。潘纶恩这个人很有意思,一辈子没有考取功名,做幕僚为生。回乡以后专门搜集一些胡扯八扯的故事。这些故事发生的地点大部分是在徽州地区。当时有人问他搜集这个干什么?他说:“今后我这个人就靠这个传下来了!”说实在的潘纶恩现在还能被人知道,真的靠这本胡写八写的书。书中有一个“谋代鬼”,“谋代鬼”的意思就是说一个人死了之后要讨替代。这个“谋代鬼”是个女鬼,上吊死的。中国的鬼故事里面有个定律,比如自缢的鬼一定要找个自缢的,别的什么投水的、服药的,病死的都不行。非常有个性!非常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