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分分彩

来自 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 2018-11-21 21:09 的文章

讨替代的鬼

书中说一个歙县在屯溪开店的人叫田翁,我干脆给他起个名字好了。这个人叫田修德,在屯溪街上开了一个经营文房四宝的店。屯溪离歙县有七十多里路。(大约现在三十公里,有一年春末我自己开车走过。沿着新安江边走,风景绝佳)田修德的老婆托人带信给他说,儿子在家里害“大腮帮子”,让他到“同德仁“药店买“黄金绽”回家。白天店里生意忙,他忙到傍晚才动身往家赶。好在那天有月亮,太阳一下山月亮就出来了。照得四周亮光光的,远近的草木都看得很清楚。远处的新安江像匹白练环在山脚下。
他爬了几架山,走到一个亭子里面歇脚。四周都是像落雨一样的虫鸣。这时他远远的看见山路上走过来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子。他心里有点纳闷,心想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个单身女子走夜路?不过转念一想也许就是附近村里的人。他歇了一会又走,走走觉得身后不对。就转过身来看,月光下一个女子也站住了。离他大概有几百步的样子。后来走到德泽桥这个地方,他过了桥,看见这个女的站在他前面。他停下脚,心里想;刚才没看到她过桥呀?现在怎么走到前面去了。他心里就有点发毛,他就开口问道:“那个女眷你是哪个村的,怎么一个人走夜路?”
那个女的对他施了一礼说:“这位客官!你不要怕,我是吊死鬼。今晚赶着去找替代。前面有个伏魔殿,我一个人不敢过,想求你带挈,帮我引一引路。”田修德这个人素来有胆气,从来不信什么鬼啊狐啊什么的。他想一个人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,便说:“哦!你是吊死鬼哦!我正好一个人走夜路,你伴我聊聊天也是好的。”
月光下他看看这个女鬼,同平常人也没有什么异样,只是脖子那里有道红色的勒痕。他就问她:“你这是到哪里找替代呀?”那个女鬼说:“本来这个事情也没什么好瞒的,只是我告诉你,怕你嘴不严。到时候走漏了风声我就替代不成了。我不害你,你也不要害我。”田修德笑道:“我一个人,怎么还害了你鬼呀?你多虑了。”然后两个人又走了一段。这个女鬼问道:“客官在哪里发财?”“在屯溪街上开了间文房四宝的铺子,家里小儿害‘大腮帮子’。我回去送药。”女鬼说:“哦!现在这个文房四宝可不好做,那个洋烟做墨,听说把你们挤兑得都不能混,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?”田修德说:“你还什么都知道。”女鬼说:“我家以前那个死砍头的也是做文房四宝生意的,后来生意不好。下扬州跟人学当铺去了。半年前给人带信说要纳个小的,我气不过就上吊了。你说他还是个人吗?我一天到晚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照顾完老的还要服待小的。他在外面倒快活,狐朋狗友一堆。弄两个钱也不往家带,天天烟花柳巷的。后来还要纳个小的,先生你给说说这个天下男的可有一个好的?”
田修德听了撇撇嘴说:“那话也不能这么说。这个天下尽有那些忠臣良将,这些人不都是男的吗?”那个女鬼说:“讲起来忠臣良将,对家里人就不晓得还有几分良心了。总之你宁愿相信世界有鬼,都别相信男人的破嘴。”田修德听了不免心里不快。他说:“你也不能一篙子打翻一船人是不是?”话不投机,两个人沉默的走了一段路。走到伏魔殿附近,那个女鬼说:“先生麻烦你走在前头,我跟在你身后。我们讨替代的鬼就怕这一关,过了这一关就好了。”田修德说:“那你跟在我后面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