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分分彩

来自 腾讯分分彩 2018-11-24 15:27 的文章

养两只猫,你的幸福并没有得到加倍。

我一直陪着屁子。把主卧的门关得紧紧的。他终于像往日那样,满足而依恋地钻进被子,倒在了我的脚边,像一个永恒发热的汤婆子。(他根本不在乎我的丈夫,一直。)
说实话,我们不知道屁子什么时候才能接受包包。我丈夫说,他的同事养的两只母猫,直到现在也没有接受彼此。
屁子不愿意包包碰触他的任何一样东西。猫抓板,猫碗,玩具,甚至是猫厕所。他会跟着钻进雪屋,试图在包包上厕所的时候拍他的头。
包包只闷头逃跑。假装不在意找个随时找他茬的神经病。他大概只能通过呕吐跟在饮水机里洗脚来缓解他的紧张。我在微信上询问过几次繁育人,呕吐是否要紧。他完全不吃粮(繁育人给了我们一点他之前吃惯的粮以过渡),仅仅舔过几口我给他开的罐头。繁育人让我先不要给他罐头,只要把粮和水备好就可以。他应该还需要一点时间适应,尽管他表面上看上去对这个陌生环境还有强势的原住民并不在乎。
后来,他们大概用了一周的时间适应了彼此(感谢上帝)。前面讲过了,屁子最后大概是认为包包在食物问题上对他做出了巨大让步。包包最爱吃他讨厌的罐头。同时,我们决定让鸡心先作为只奖励给屁子的特供食品。让他保有最后的这点优越性。
他没有再哈过包包,不过依然会追着咬他的耳朵。尤其是他把饮水机里的水搞得到处都是的时候。
而在同时喂他们干粮的时候,屁子还是会充分展示他的表演性猫格——如果第一勺粮不是舀进他的碗里的话,他掉头就走。你简直要惊讶这世界上竟会有如此矫情的猫。
彼此接纳后,当两个碗同时有粮时,包包则慢慢显露出他小市民的一面来。
暹罗嘴长,吃饭惯于一口一口地衔拾起来,细嚼慢咽。而包包的嘴简直是个猫粮吸尘器。他会趁屁子把嘴从碗里移开的那个间隙,迅速吃上一口屁子的。屁子明明有能力自己出手揍他,但他会抬起头,以幽怨地眼神看着我,那眼神简直就是在说:看看你,看看你领进门的是个什么货色。我必须迅速地把包包的脑袋拧向他自己的碗,屁子才会再将他尊贵的嘴伸进碗里。否则的话,他又会掉头离开。而包包会趁此吃掉屁子碗里所有的粮食。那么等屁子饿了的时候,他开始有理地大叫。尤其是半夜。他常常半夜饿醒,原来他会一个人静静地去吃点夜宵,再回来睡下。而现在,夜宵很有可能被包包连同晚饭一起吃光了。
所以,事实真相就是,养两只猫,你的幸福并没有得到加倍。
幸福的总量还是那么多。但现在你还必须把他们分成两个部分。在每一次亲吻包包的时候,我必须有一只眼睛注意着屁子的脸色。而包包,他还真不怎么喜欢被人抱跟亲吻。
5个月的包。
他的脾气和屁子完全不一样。在很多地方,他其实展现出了绝大多数猫该有的那种秉性。比如,你喊“包包”喊破了嗓子,他也不会回应你,更不会向你走来。最后向你走来的,还是屁子。他也许以为你又给他改了一个新名字。
当然他更听不懂吃东西噜这种人话。但他会追随他的大哥而来,哪怕会被他咬耳朵。屁子会从我手里把食物衔走。包包不会,他必须等待你把食物放在地上,然后用舌头卷食。他不怎么关心我们人在做什么,除非你正在处理一些鸡肉或者排骨。他也不会在快递来敲门的时候立刻跑去门口,而是赶紧跑上楼梯,在一个高高的位置俯视即将出现的陌生人。他不要求没完没了的抚摸,或者睡在棉被里。但他也不拒绝人的抚摸,但你最好别摸个没完。
而对你强行的拥抱或者端详,他很少进行强硬地反抗。而是奉行鸵鸟政策,埋头。尽量把头埋进你的臂弯,让你无法捧起他的脸。
他似乎始终都有自己的心事。虽然表面上不争不抢,但内心相当有自己的小九九。
家里屁子喜欢的地方很多,他会拣一个屁子暂时不想待的地方,懒懒地躺下来。有时候即使是冰冷的瓷砖地面,他也能在大冬天从容地躺下(可能还是因为毛厚)。他不爱乱吼乱叫,除了开罐头的时候。他还有一个屁子没有的技能,那就是踩奶。不知为何,屁子不会踩奶,从小就不会。包包则充分展现出一个话不多的技师所能拥有的美好品格。他用他那毛茸茸厚嘟嘟的小肥爪,在我们身上踩啊踩啊,揉啊揉啊,按啊按啊。发出的呼噜声大得像马达。而屁子,你只能千万祈求屁子别来凑热闹,在人身上踩来踩去。他发达而有力的后腿,只需轻轻一瞪,就能在你的胸口留下一块淤青。
不过大部分时候,还是他们两个在彼此追逐,互相蹬腿。一起奔跑,比赛谁能一口气完成下楼,冲刺,越过床,然后跳上桌子的系列动作。包包常在跳上桌子这项败下阵来,他的后腿爆发力实在跟屁子比不了。
不过,这个胖子会在其他巧妙的时刻,把他的自信心重新找回来。比如,当屁子正巧站在主卧门口向外张望的时候,他会从矮矮的电视柜上开始起跳,并将自己肥胖的身体从屁子头顶飞越过去——把屁子当成了鞍马。
一个飞翔的胖子。
那一刻,我突然为他们想到了两个恰如其分的文雅的好名字:
纪大人,与和珅。
但愿我的母亲能够喜欢。
最后祝大家感恩节快乐
感谢世界有喵!